带有海豚贴纸的全日空737-500
来源:带有海豚贴纸的全日空737-500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5:52:33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入境检疫说明:视检疫设施和机场运转情况,分流到隔离点需要花费4到6小时不等的时间;采样12小时后才能得到新冠肺炎检测结果,结果显示为阴性的话,可以直接离开;隔离点提供负压隔离房,我们会确保洗浴和食物供应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随后特朗普表示“应死220万美国人,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”,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,前者平实而后者“呛人”,但不难发现,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,我在ORA酒店隔离点房内向外望去,窗外是农田和山区景象,我们还在仁川国际机场所在的永宗岛上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从仁川国际机场至首尔市区的城铁上,佩戴口罩并保持距离的乘客。

但3月29日,特朗普“画风”陡转,敦促美国人“避免不必要旅行和超过10人的聚会”,表示将把相关的“限流”防疫措施延长至至少4月底——这恰是福奇从一开始就强调的。

这一切,终于随着3月30日、31日特朗普、福奇二人“相向而行”的相继表态,算是有了一个“阶段性答案”。

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,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,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,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,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。

二人发此言论的背后,是特朗普“疫情基调”的悄然转变。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